加载中…
个人资料
蒋丰
蒋丰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2,371,155
  • 关注人气:317,3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日本虐待女儿致死的母亲被判8年

(2019-09-18 10:35:47)
标签:

日本社会

虐待儿童

东京地方法院

结爱

礼仪教育

分类: 日本天天“蒋”

——日本天天“蒋”【918日(星期三)篇】日本虐待女儿致死的母亲被判8年

8年,8年的有期徒刑,对于一位27岁的女性来说意味着什么?917日,当东京地方法院对犯有保护责任者遗弃致死罪的优里(27岁)判处有期徒刑8年的时候,或许很多人都在考虑这个问题。

这是一起震惊日本全国的虐待儿童致死案件。回放镜头,再现原案——20164月,优里带着3岁的女儿结爱与船户雄大再婚。世上有一句俗话,“有了后爹就有后妈”。这里得到验证的是,201612月,接到有关虐待孩子的举报之后,香川县儿童咨询所对3岁的结爱采取了暂时保护措施。直到20172月才解除了这项保护措施。但是,仅仅一个月后,也就是在20173月,香川县儿童咨询所再次对结爱采取了保护措施,到了7月才给予解除。

当地很快传开,“这是一个虐待孩子的家庭!”船户雄大倍感压力,觉得无法在当地生存了,201712月搬家到东京都目黑区。然后,家搬了,对结爱的虐待并没有减轻。

201814日,结爱最后一次住院。这个5岁的孩子当时体重只有16.66公斤。29日,东京都儿童咨询所职员获得这个消息以后登门访问,优里则拒绝他们与女儿结爱见面。227日,结爱在一张纸片上写下——“爸爸,妈妈,拜托了,原谅我吧。”当天开始发生呕吐现象。201831日,优里与女儿结爱一起泡澡,在浴缸里面发现女儿惊人的消瘦。第二天,船户雄大拨通了1195岁的结爱因为肺炎引起败血症而在医院死亡。当时,这个孩子的体重只有12.2公斤。而这个年龄的孩子平均体重应在20公斤。33日,正是日本“女儿节”的这一天,东京都警视厅以涉嫌犯有伤害罪逮捕了船户雄大。201866日,东京都警视厅以涉嫌犯有保护责任者遗弃致死罪对船户雄大进行了再次逮捕。当天,26岁的优里也因涉嫌犯有此罪而被逮捕。

历时一年3个月后,也就是在201993日,东京地方法院对此案进行了第一次开庭审理。当天,优里承认了起诉书指控的内容。917日,东京地方法院对此作出一审判决,判处犯有保护责任者遗弃致死罪的优里有期徒刑8年。

日本《每日新闻》指出,东京地方法院十分重视家长守护孩子的作用,因此作出了如此严厉的判决。

《日本新华侨报》记者了解到,917日,优里身穿一身黑色服装出现在东京地方法院第426号法庭。93日第一次开庭审理的时候,优里曾经泪流满面地进行诉说,而917日这一天,她反而显得沉稳,竖着耳朵倾听审判长宣读判决书。

审判长守下实在判决书中指出:“优里夫妻作为父母,对结爱进行苛刻的饮食限制,这种不保护的性质极其恶劣。被告人优里在其中应当承担责任,应该受到严厉的谴责。”

判决书还指出,结爱的父亲船户雄大也因为犯有保护责任者遗弃致死罪和伤害罪,正在被起诉审理。他们从20181月开始,限制结爱的饮食。结爱去世前一个月,体重骤减25%,这是非常“苛烈”的。

判决书特别指出,被告人优里已经认识到船户雄大是在借口“礼仪教育”而实施暴力行为,尽管却说过“住手”,但最后还是容忍下来。优里本来持有守护结爱生命的责任,但却拒绝了儿童咨询所职员与孩子见面的要求。但发现孩子呕吐以后,因为担心到医院被发觉虐待行为而没有及时带结爱去医院。被告人优里亲眼看到并亲身感受到了孩子的痛苦、悲伤和绝望。经过法医鉴定,结爱的遗体上有170多处被殴打的伤痕。

守下实审判长还指出,辩方提出被告人优里曾经受到丈夫的家庭暴力,在心理上有恐惧影响,因此未能实施有效的抵抗,在量刑上应该对此进行考虑。法庭认为,被告人优里完全可以采取离婚等手段进行抵抗,但最终是按照自己的意志,接受了船户雄大的指示,完全认可了他的虐待行为。因此,法庭不能够大幅减轻被告人优里的责任,但在量刑上进行了酌情考虑。检方要求判处11年徒刑,法庭作出有期徒刑8年的判决。

审判长在宣读判决书后,还进行了如此“训诫”。他动情说,“虽然结爱这个孩子再也不会回来了,但你应该认真考虑为什么会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你的人生还要继续下去的,你一定要做一个彻底的改变。”当时,优里深深地低下头,说了一声“是的”。

一石击起千层浪。日本社会的关注并没有仅仅停留在这一起案件上。据日本政府调查,2017年日本每4组婚姻中就有一组是再婚。有民间团体呼吁政府正视这个问题,通过行政手段对再婚家庭进行实态调查,看看他们到底存在什么问题。NPO法人理事长新川指出,“再婚对象如果对对方带来的孩子没有爱情,就有可能转变成为虐待。再婚对象对孩子进行严厉的所谓“礼仪教育”的时候,亲生母亲大都会认为这是“男方正在为自己成为孩子真正的父亲而努力”,不会进行阻拦的。许多母亲在这样的夹缝中生存。

问题在于,目前日本社会还没有可以咨询、解决这些问题的地方。一些家长带着这方面的苦恼前往有关机构,却因为咨询员缺乏相应知识而得不到满意的答案,反而觉得暴露了自己家庭的“阴暗面”。因此,解决这个问题迫在眉睫。

这起虐待儿童致死案带来的最大冲击,是日本政府在去年6月据此修订了《防止虐待儿童法》和《儿童福祉法》,禁止在家庭中使用体罚教育,这也被称为日本版“禁止打屁股法”。这些法律对于多少受虐的儿童来说,是一个福音。对于日本社会来说,也是一个进步。(本文作者系《日本新华侨报》记者 王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

    2019年6合8期结果走势